打开有个兔子的直播软件

“阿嚏!”

一大早起来,贺新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前天下午拍戏的时候淋了半天的雨,尽管回到宾馆冲了个热水澡,早早睡了,但第二天早上起来还是感冒了。

不过更令贺新犯愁的是昨天早上剧组准备出发前往片场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消息,由于连日降雨,从现场通往蚂蝗堡的简易公路遭遇泥石流被冲垮了,而且当时雨势越来越大,根本无法抢修。

没辙,剧组被迫停工。

虽然贺新趁机在宾馆里休养了一天,感冒症状有些缓解,但是此时看着窗外依旧如注的暴雨,他的心情明显有些烦躁。

昨天下午,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组委会终于在其官网上公布了本届电影节的入围名单。今年的入围电影欧洲电影占了大多数,其中六部来自意大利本土的作品,亚洲电影的数量比往届相对减少。

对此,电影节主席德哈登特地作了说明,因为今年上半年传染病的肆虐,影响了亚洲地区的电影制作,多部期待中的作品因此未能如期完成,其中就包括王佳卫的《2046》。

不过即便如此,依旧有两部华语电影入围了主竞赛单元,分别是湾湾导演蔡明亮的《不散》和香港导演李妙雪的《恋之风景》。

同时,一向以“电影为严肃的艺术服务”为宗旨,以“艺术性”作为评判标准的威尼斯电影节今年依旧秉承了他们不待见好莱坞电影的传统。

包括伍迪·艾伦的《还有什么》、科恩兄弟的《难耐的残酷》、雷德利·斯科特的《火柴男人》、吉姆·贾木许的《咖啡和香烟》、罗伯特·本顿的《人性污点》以及贝托鲁奇的《梦想家》在内的这些所谓大师的作品,都未能入围主竞赛单元,而统统被归类到非竞赛单元。

另外在以“反传统为目标,期待挖掘电影新锐”的逆流而上竞赛单元中,也出现了一部华语电影的名字——宁皓导演的《香火》。

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

只是这部电影的后缀依旧是“中国香港”。

相比去年评委会主席是巩丽,五部华语电影闪耀威尼斯,田庄庄的《小城之春》力夺首届逆流而上竞赛单元最佳影片圣马可奖的风光,今年令人尴尬的是居然没有一部中国内地作品能够出现在这份名单当中。

不过让内地媒体更关注的是,此次入围的两部香港电影的男主角居然是同一个人——贺新。而且贺新这个名字竟然还诡异的出现在电影《香火》的制片人一栏中,和导演宁皓并列。而且媒体又从出品公司,香港星皓影业这个名字当中又似乎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昨天下午自从名单公布以后,一直到晚上,贺新就接到了红姐数个电话,都是媒体要求专访的。

这次电影节的开幕时间是八月二十七日,一直到九月六日闭幕。有两部作品入围的贺新势必要参加,得不得奖还在其次,反正一连参加了两届戛纳电影节都空手而归的贺新早已是习惯了。

但这次除了《恋之风景》的宣传之外,还要关系到自己投资的《香火》最后的收益,所以贺新这次要比之前几次参加柏林和戛纳电影节都要上心,特别还去跟导演吕悦商量了一下,尽量把自己的戏份往前提。

可是此时因为大雨和泥石流导致剧组被迫停工,使得原本就不宽裕的时间变得更加捉襟见肘,不得不让贺新的心情变的焦虑起来。

当然焦虑的不只是贺新一个人。

对于制片人刘晶来说,剧组停工一天就等于几万块钱扔出去了;对于导演吕悦来说,则担心演员的档期,贺新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最晚八月二十五日就要走,而且一走就是半个月,关键是他的戏份基本上全都是和舒琪的对手戏,而舒琪的档期只签了一个半月,等于是等贺新回来的时候舒琪早走了,所以他的戏份必须在二十五日之前要全部拍完。另外还有一个男主角至今还在闹脾气呢。

趁着今天剧组依旧被迫停工的间歇,吕悦一大早就把副导演施闰九和场记叫起来,躲在房间里商量如何调整拍摄计划。

不多会就见刘晶气呼呼地敲门进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道:“在这行干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种人,真特么的见鬼了!”

因为人是吕悦选的,听到刘晶的牢骚,吕悦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你想怎么办?”

刘晶听到吕悦的语气有些不善,忙道:“吕导,您千万别误会,我这可不是冲您,也不是冲子兵。这事我刚刚已经跟于总汇报过了,于总说了这演员的事还得您来拿主意,您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刘晶摆出一副光棍的态度,反倒是让吕悦有些为难。他不是老板,依照他的想法,当然是息事宁人,不影响拍摄当然最好。但是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不就是打刘晶的脸嘛!

而且这已经不是钱的关系,而是涉及到规矩的关系。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满足了他们的要求,以后他们再得寸进尺该怎么办?如果还有演员看样学样又该怎么办?

这些都是问题!

“要不我去找子兵谈谈?”吕悦沉吟道。

“没用!”

刘晶跟什么似的,使劲摆手道:“我早就想找他谈了,可见不着他人啊!他肯定是被杜培红说服了,要不然也不会装病。导演,我劝您还是不要去碰这个钉子,要不然多没面子呀!”

不得不说刘晶这家伙很会胡扯,吕悦明显有些犹豫。

接着,就见刘晶眼珠咕溜溜道:“我过来就是想问问您,有没有可能停他一个星期的戏?”

“什么意思?”

吕悦有些不解,换人肯定不可行,之前他看了几十个演员好不容易物色到一个合适的,如果现在要换人的话,让他哪儿去合适的演员?

“咳咳!”

刘晶咳嗽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的意思是您这边调整拍摄计划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晾他几天,最好是一个星期。我对外放出风声,就说如果他们再闹,我们就打算换人了,到时看他们怎么办!”

说到最后,刘晶语气中充满了解气的成分。作为制片人,他很清楚杜培红就是想拿他一把,这才提出那些不合理的要求。他现在打赌就是对方肯定不会放弃这个角色,然后就看谁能撑到最后。

只是这事必须跟导演商量。

吕悦听明白了刘晶的意思,按照他的想法不太赞成刘晶这种极端的做法,但是现在他对房子兵也相当不满,如果早知道有这么一出,房子兵就是再合适袁定国这个角色,他也不会选。

“那如果他们不让步该怎么办?换人肯定不可能!”吕悦询问的同时,首先亮明了自己的态度。

刘晶一听有门,忙道:“他们要是不让步,那只能是我服软了。前提是得多晾他们几天,让他们彻底老实了。再说到时候于总也会过来,于总的面子他们总不会不卖吧?”

吕悦原本想说一个星期太长,顶多五天,但听到刘晶说于总要过来,忙问道:“那于总什么时候到?”

“七号的飞机,估计到这儿肯定也得是八号凌晨了。”

这么说还有六天时间,吕悦稍稍沉吟之后便道:“那就等于总来了再说吧。”

fpzw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