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什么软件

“闭嘴!”吴争在边上越听越不是味,怒喝道,“杀光城人,你是刽子手还是恶魔转世……再说了,海州城外就没有他们的亲戚友人了吗?”

马士英连忙转身作揖,“王爷息怒,臣失言了。”

见马士英认错,吴争也不好再追究,哼了一声,端起宋安递来的茶盏喝起闷茶来。

马士英抹了把额头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汗,转身对蒋义道:“王爷在徐州劫富济贫,将达门富户的土地分给穷人,这么干,为得是激化富人和穷人之间的矛盾。等徐州还回去了之后,富人自然会报复清算,而穷人自然不会轻易舍弃已经到手的土地和利益,这样一来,清廷就算占着徐州,恐怕人心反而朝向了咱们。”

蒋义若有所思起来。

马士英回头看了吴争一眼,见吴争没有指责的意思,于是放心对蒋义继续说道,“可海州不一样,蒋大人杀、抓这么多人,还抄没了家产,这样一来,黑锅就得咱大将军府来背,就算不背锅,治下一起民乱,还不得咱们想法去平息?这不添乱嘛!”

蒋义郑重拱手,向吴争一拜道:“末将有罪,恳请王爷责罚!”

见蒋义认错服软,吴争轻哼道:“起来吧,孤也只是踹了你一脚,没让你跪着。”

蒋义趁势起身,再次拱手谢道:“谢王爷宽仁。”

吴争轻叹道:“还有一点,海州是淮安与青州接壤处,就是日后战场最前线,一旦起民乱或被清廷利用此事煽动,后果不堪设想。”

这么一说,蒋义也紧张起来,“那末将这就回去平息此事?”

“平息?”吴争皱眉道,“怎么平息?向民众承认错误?还是将抄没的银子还回去,亦或者将那些被你砍下的脑袋接回去?……你头被驴踢了吧?”

悠闲自在漂亮宅女mm的周末

蒋义为难起来,忍不住道:“自然没有认错的道理……末将杀的是民愤极高的,抓的是为富不仁的,抄没的银子末将已经赏给了泰州卫有功将士……王爷,末将可没有中饱私囊……末将发誓,一文钱都没吞没。”

吴争摇摇头,点点蒋义道:“你……你啊,越来越不象样了,谁给你的权力,可以私下将抄没银两赏赐将士们?这要是让二位布政司和张煌言听见,你……你等着被弹劾吧!”

蒋义一听急了,“王爷是知道的,泰州卫从兴化至海州,辗转千里,大小血战十数场,历经二月有余,伤亡过四成……如今驻囤海州,再怎么着,也该赏了……况且,没有给莫老财政司添麻烦,末将多少也该是有功吧?”

“放肆!”吴争喝斥道,“军法严律一切缴获充公。既是国帑,岂容你私相授受?军校三个月,孤看你是白上了……要不这样,你再去军校回炉一年,长长记性如何?”

“别……别……王爷,末将知错了。”蒋义忙不迭地摇手道,“末将去收回赏赐,再押运回杭州,与莫老交接可好?”

吴争瞪了蒋义一眼,哼道:“收回赏赐?你想让泰州卫将士恨上本王?”

蒋义为难了,愣愣地看着吴争。

“罢了。”吴争想了想道,“一会,孤给你一纸命令,这就算孤令你赏赐将士们的吧。”

蒋义闻言大喜,单膝跪礼道:“末将替泰州卫将士谢王爷赏赐。”

“起来吧。”吴争没好气地道,“知道孤为何召你回来吗?”

蒋义呵呵陪笑道:“说是唤末将回来述职。”

吴争道:“述职自然是述的,不过……孤要给你派个任务。”

蒋义眉眼一喜,道:“快两个月了,末将在海州都待烦了,正想着此次回来向王爷请命……。”

“哟……连孤的话都敢打断了?”

蒋义身体一直,昂头大声道:“请王爷下令,末将恭聆。”

“孤欲调你驻防赣榆……你意下如何?”

“敢情好。”蒋义大喜。

“将泰州卫留在海州,孤会调池二憨前往接替你的职务。”

“啊……?”蒋义一听急了,“那末将带谁去驻防赣榆?”

“第一军,孤会调第一军渡江北上,让你指挥。”

“这……王爷可否收回成命?”

“何意?”

“王爷知道,末将统领泰州卫已有些时日,且补充的新兵也是末将一手训练出来的……。”

“你是嫌弃孤的第一军?”

“不,不。末将是担心……。”蒋义苦着脸,脖子一梗道,“第一军乃王爷嫡系,残杯冷炙地一个半道归驸的……怕是指挥不动他们,他们不听我的呀!”

“放屁!”吴争瞪眼爆了句粗口,“什么嫡系?谁是孤的嫡系,谁又不是?告诉你,二十万北伐军,包括广信卫在内,要说嫡系,都是孤的嫡系……怎么着,你想在孤的军队里拉山头、搞派系?看来……孤真是太纵容你了!”

马士英风势不妙,赶紧上前一步,拉了拉蒋义的衣角,沉声道:“蒋大人,还不向王爷请罪?”

原本还想争辩的蒋义心中一凛,忙请罪道:“末将绝对无此意,请王爷明鉴。”

“没有最好。”吴争冷冷道,“江北之战时,二位布政司下令征募新兵数万,如今在军校已经训练半年了,也该拉出去历练历练了……正好,趁赣榆驻防,你轮番练练他们。其余之事,由老马与你交底,退下吧!”

蒋义愣了愣,心不甘情不愿地应道:“末将遵命!”

……。

马士英与蒋义出了书房门,往前院走去。

蒋义问道:“请马大人指教,王爷……究竟何意?是怪罪我之前抗命顶撞,亦或者是……真如他所说,不容我带泰州卫了?”

马士英没好气地斜了蒋义一眼,责备道:“将军追随王爷日子也不少了,怎么还问出这般荒谬的话来?王爷真要是容不下你,还能让你带第一军?”

蒋义蹩着眉头,挠了挠后颈,带着一丝埋怨的口吻道:“马大人又不是不知道,王爷令我带的是第一军新兵……这是瓜娃子,没有个三、五月、上几次战场,成不了器。可眼见着北伐就要开始,我……。”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