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视频狐狸视频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如果说DFM的打野Steal,此时像是一条嗅到血腥味的鲨鱼,那么李秀峰就是个自带扫描的“生物雷达”。

DFM的中野两人,一个从河道侧翼横切,一个传送三角草绕路断后。

悄无声息的像是两个莫得感情的杀手,在朦胧的夜色中撒下了一张大网。

而处于网中间的那个男人却是一动不动,似乎对着一切还毫无所觉。

“峰哥今天意识这么差?”

“二级抓上,这谁能想到啊。”

“中路的手子哥发现不对劲了,诶?和我对线的中单呢?”

“来不及了,盲仔上来了,中单也绕后了。”

“峰哥…峰哥还没动,而且他只有两级。”

“……”

这时,河道的盲仔和绕后的时光老人几乎同时包夹了上来。

lome风 纯白清新写真

上路,李秀峰的那个大头依旧在对面塔前补刀。

看上去似乎连动都不带动一下的,国内直播间的观众都有些无语了。

这尼玛还不跑在这等过年呢?

动手动手!

打野Steal抬腿一个Q,精准地命中了三个炮台中间的大发明家,旋即带着时光老人的炸弹一脚飞踹了进去。

同一时间,二级的大树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想要给李秀峰一个亚洲捆绑。

可不料这时,

大头身上金光一闪。

升级了!

等等!

他怎么那么快升级?

明明我的经验才刚二级出头啊!

下一刻,看着对方身上那个让自己恶心不已的蓝buff,DFM的上单大树忽然反应了过来。

升级也要杀!

大树往前了一步,一个W技能朝着李秀峰困了上去,似乎想要和从侧后方二段Q飞踹上来的盲仔形成合围之势。

不料升到三级的李秀峰秒升E技能,反手一个E技能朝着身下投放了一个震荡手雷。

手雷爆炸的瞬间,除了减速和伤害外。中心区域的敌人还会被眩晕。

其实大头的E技能是个十分需要预判的技能,正常情况下就算能晕到人也很难说控制到两个人,除非到了六级后利用大招的强化。

可此时此刻,李秀峰这一个到了三级刚点上的E技能,却精准无比地同时晕住了大树和盲仔两人。

原因无他。

麻蛋,这两人都是技能冲脸,李秀峰往脚下放E不晕两人才是奇怪。

晕住的瞬间,三个炮台仿佛收到指令一般疯狂攻击起了盲仔和大树两人,两人的血量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阵下跌。

要知道,大头的炮台除了正常的炮弹外,还能发射激光。

三个合围,那伤害可一点都不低,再加上W技能的的导弹。

在都晕住的情况下,呈扇形发射平时十分难以命中的5枚导弹。

这一刻竟是悉数命中了两人。

霎时间,DFM的上野两人血量更低。

一般抓人的时候,血量被对方反压,心就会容易慌。

这不分职业不职业,正常人都会有这种反应。

职业选手可能会相对更冷静一些,更迅速地根据形势判断下一步。

“可以杀!”

中单选手Ceros狠狠地说道。

上野两人对于Ceros的话还是很信服的,毕竟对方就是“大发明家”。

闻言,盲仔竟是咬牙,直接交闪朝着李秀峰身上扑了过去。

他身上带着时光老人的炸弹就要爆炸了,闪现除了拉近距离和逼闪外,还为了把时光老人炸弹的伤害给到。

李秀峰倒是也不慌,任凭对方炸了一下,跟着就配合三个小炮台的伤害,拉着盲仔和大树两人走A了起来。

一时间,盲仔和大树的血量再掉,李秀峰的血量也在掉。

“嘶——!”

解说台上,哇哇不由吸了口气,“峰哥这…是想要硬换的节奏啊,可是他这能打得过吗?”

“噢!虚弱,峰哥给盲僧套上了虚弱!”

“盲僧这一下没A出来,盲仔已经死了。”

“大树也被炮台打的血量不多了,他交闪现了。”

“峰哥跟闪,平A!一下!两下!”

DoubleKill!

蓦然间,

现场传来了一声双杀提示。

柏林梅赛德斯奔驰中心场馆的欧美观众看得一愣。

众人似乎有些没想明白,

在这种世界大赛上,怎么会出现三抓一被反杀俩的情况,这不是他们青铜晋级赛里才会有的吗?

……

“杀!杀了他!”

“欧妮桑(老哥)!请带着我们的那一份活下去!”

DFM的队聊语音中,泉水里的上野两人亢奋地嘶吼着。

中单Ceros也颤抖着双手,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魔王般的大头,“这一次,们的道路,由我来守护!”

下一刻,他一个平A接Q,大头所剩无几的血量轻松被带走。

废话,大树和被套了虚弱的盲仔再加上时光三人追着李秀峰输出了半天。

大树和盲仔虽然被李秀峰绕着炮台的阵地战击败了,但李秀峰的血量被打的实在所剩不多,Ceros这一下不杀才怪。

“米娜桑,我…做到了!”

Ceros还沉浸在那种气氛里,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DFM的上野两人却是反应了过来。

冷静地打野Steal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他的眼镜其实没怎么掉,但每次他想发出质疑地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推一下。

“欧尼桑,为什么…他的大头可以打我们三个?”

听到这话,DFM上路的豪迈大哥也是一愣,转头目光有些疑惑地看着Ceros。

对啊!

这波是硬上是Ceros指挥的,凭借着他对大头的那一份了解,他的判断是可以杀。

上野两人十分信任地,采取了这一次行动,潜意识里都觉得大头这个英雄这波必死无疑,不可能一打三的。

可眼下又是怎么回事。

换而言之,如果真的可以一打三的话,那么他们家的中单欧尼桑,人称“日本小Faker”的男人。

玩了几千场大头他,为什么又会断定绝对不可能?

这些东西说来复杂,想起来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面对两个队友的质疑,中单Ceros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僵!

下一秒,他忽然反应了过来。

“虚弱!对!是虚弱!”

两个队友一愣。

“我的大头是团队型大头,一般都是带传送,他这个大头带个虚弱,所以我才没能够准确判断这一波。”

这么一说倒也很合理…

合理个锤子啊!

踏马开局不还冷笑着嘲讽,说对面学玩大头没学到点子上,大头这个英雄要么带传送,要么带屏障吗?现在一本正经的甩锅给虚弱是闹哪样?

……

DFM队友心中的吐槽暂且不提。

国内各大赛事直播间里,弹幕这会儿已经刷成了一片。

“峰哥牛逼啊!”

“三抓一被反杀,会不会玩啊哈哈哈!”

“上路拿到人头,那这把稳了啊。”

“哪来这么稳,大头这英雄只能打阵地战,被开就是个弟弟。”

“问题是峰哥这把没带传送啊,他上路优势其他路也没优势。”

“不是没优势,对面中单拿个人头和蓝,左手现在是劣势好吧。”

“左手这把太想杀人了,他的冰女为啥带的是引燃啊?不然那刚刚如果传送上去的话,这波就完美了。”

“呵呵,不仅是引燃,我估摸着左手这把还得再补个杀人书才是标配。”

“……”

说起来,LPL的夏季赛常规赛的时候,老实孩子左手在中路的表现四平八稳。

可自从他一次尝试着出了杀人书这件装备后,表现立马和以往大不一样,多了很多敢拼敢秀的操作。

没错,杀人书打架会掉层数。

可不打架,杀人书却根本叠不起来,这也是一个既奇怪而又合理的事实。

左手却因为这件装备“破茧成蝶”。

平时打比赛的他,实在是太稳了,这件装备就像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将那个峡谷之巅Rank皇帝完全解放了出来。

这一点其实不仅是左手,LPL有很多选手都是这样。

打比赛的时候信奉着“只要我不动手,我就无懈可击”这种哲学。

熟不知,那样只会葬送自己的天赋。

……

上路一波激烈的节奏后,比赛依旧还在继续。

李秀峰一换二,上路回家出了个恶魔法典装备,回到线上顿时对大树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势。

玩大树的DFM上单Evi,原本是个来自北海道,性格豪迈走路生风的大哥。

这会儿他看着塔前的大发明家,脸色却变得无比抑郁了起来。

“怎么会…怎么会有这么XX的英雄?”

“这英雄不是纯属XX吗?玩这英雄的都是XX吧?”

“这英雄玩着有什么意思,只有XX才会玩这种英雄的吧?”

“……”

被压在塔下的上单Evi嘴里碎碎念着,中单Ceros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这已经不是含沙射影了,简直是指桑骂槐啊!

兄弟,我玩大头碍着了吗?大头玩家怎么就不配玩游戏了?

不过看了眼上路塔下那个大树的处境,Ceros深知大头这个英雄打近战,尤其是打大树这种英雄。

简直是折磨王中的折磨王。

他心里叹了口气。

既然上单那已经那么惨了,那就让他发泄发泄吧。

想到这里,Ceros看着自己身上刚从上路继承过来的蓝buff,嘴角却是忍不住微微上扬了起来。

DFM的主教练以为他只会大头。

队友以为他只会大头。

全世界的观众也都以为他只会大头。

所以这场比赛,在大头这个英雄被对方以抢代Ban后,主教练那边最后随便给他拿了个时光老头。

时光老头是个功能型中单。

大招可以复活队友,其他就是加速减速和释放炸弹来炸人。

显然,明显是想让他在中路当混子了。

Ceros的内心在嚎叫!

我可是,

DFM战队的心脏啊!

那么既然刚刚传送拿到了人头,这一次,Ceros就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就算他拿出时光老人这样的英雄。同样也能凯瑞比赛!

Ceros一发狠,

左手的线上可就难受了。

那么早拿到了蓝Buff,技能像是不要命般在丢。

再加上拿到人头回家更新了装备,左手的现在中路虽然能保证不被换血。

但推线推不过,那就丢失了线权,跟着遭殃的就是野区。

“不是吧,对面这盲仔疯了吗?”

野区,小兲有点无语地看着对面的盲仔来和他抢F6,身上还挂着时光老人的炸弹。

左手的冰女在清塔刀,根本没办法支援。

小兲的皇子刚正面肯定不怕对面的盲仔,可后跟着个时光老头就不行了,无奈之下只能惩戒大鸟走人。

至于几个小的,却是被盲仔一巴掌拍地板,时光老头的炸弹炸开后直接给他清了个干净。

“对面这有毒吧。”

小兲忍不住摇了摇头,“峰哥抢们大头恶心们,们就来恶心我是吧?冤有头债有主啊大哥们。”

下路的Lqs闻言笑呵呵说起了风凉话,“对面是想恶心峰哥的,可峰哥这不是比他们还恶心吗?刚又不是没看到,那大头简直绝了。”

阿水也忍不住感慨道,“我算是知道峰哥这把大头打大树为什么带虚弱了,刚开始我还纳闷呢,原来峰哥这虚弱是专门为去抓他的人带的啊,要不下次我也带个虚弱试试?”

Lqs也来了兴趣,“下路双虚弱?这想法可以啊。”

两人正搁那一唱一和着。

小兲看了眼下路,淡淡地说道,“这就是我们LPL冠军下路吗?打个日本下路都有来有回啊,下路这都五级了,们还不杀对面?”

“兲神说笑了。”

Lqs却是淡定地含笑道,“我刚看到对面的时光老头又往下半区走了,最好先去看看的三狼还在不在。”

阿水也笑着说道,“职业选手哪有那么好杀?就算是外卡赛区的队伍,但人家也是打入围赛上来的,对线没想的那么简单。”

“嗯,这个确实。”

Lqs也在一旁跟着帮腔道,

“别的不说,就看对面泰坦着站位,看似对方只往兵线后一站,其实是以静制动,完美地契合了这波兵线的风水,实在是大成若缺,大智若愚啊。”

阿水忍着笑,“我觉得这个不能怪兲神,打野吗,整天和野怪Solo,野怪连AI都没有,说白了就是普通人机?”

Lqs也点了点头,“确实,打野打多了,难免就以为我们线上和野怪一样,还能说杀就能杀呢。”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阿水在下路受到Lqs那么久的熏陶,阴阳学的造诣也与日俱增。

小兲以寡敌众,难免有些力有不逮。

他张嘴正准备再阴阳怪气两句。

没想到就在这时,耳机里忽然传来了一道击杀提示。

“KG-Phoenix击杀了DFM-Evi!”

上路再次爆发了击杀。

小兲微微一愣,斜斜眼看向Lqs。

“刚说什么来着?对不起,我峰哥,还真能说杀就杀。”

Lqs见状顿时一阵蛋疼。

峰哥今天这么顶?

“对面大树不是挺怂的吗?怎么死了?”阿水也有些疑惑道。

李秀峰闻言随口道,“噢,被定住就杀了。”

被定住就杀了?

啧啧!

果然是一代逼王啊!

Lqs和阿水正感慨着,什么时候才能装比望其项背,

直播间的水友此时却在李秀峰杀完人回到泉水出装备的时候发现了问题。

比赛时间七分钟,

三个人头五十六刀的李秀峰居然,作出了这场比赛的第一个“大件”。

一个便宜到仅售2200,但却谁也没想到的大件。

【冰霜女皇的指令】

???

…..

Tagged: